常程加入小米,9年的小米需要行业老兵带领打响5G战争

2020年作为小米5G战争的开端,这场不能输的战役里,小米需要这些手机领域的真正从业者去为小米的未来进行护航。

2020年1月2日,雷军通过微博宣布,常程加入小米,担任小米集团副总裁,负责手机产品规划。

(来自雷军的微博)

这是小米续金立集团前总裁卢伟冰2019年1月2日之后,从同行业竞争对手那边挖来的第二个“空降高管”,和卢伟冰毕从事手机及通信行业20余年的背景相似,常程也是手机领域仅有的几个从业接近20年的业内老人。

据公开资料显示:常程在联想任职期间,曾主导参与过乐商店、茄子快传、联想K860和K900以及YOGA Tablet和ZUK Z1等多个应用及产品项目。

而和这些手机领域的老人相比,小米原创始团队的履历,多为互联网行业出身。

根据二流科技达人的整理发现:小米虽然凭借手机生意走入全球500强,但核心产品手机却始终停留在“性价比”和“水桶机”的定位上,难有突破。常程这次加入小米,或许身负小米在性价比模式之外的产品探索使命。

2020年作为小米5G战争的开端,这场不能输的战役里,小米需要这些手机领域的真正从业者去为小米的未来进行护航。

而引起二流科技达人注意的一个点是:和卢伟冰相似的是,常程在加入小米前也是互联网的营销高手。

据百度百科显示,在常程任职联想期间,通过微博碰瓷友商的方式,积攒了190万粉丝,因此也有一个别称“万磁王”,而在2019年12月28日宣布离职,到2020年1月2日宣布入职小米的时间内,目前常程的粉丝已经增长至318万。

这对小米和常程,也许会是一个最低成本的双赢合作。

1、小米和常程

2020年是小米科技成立的第十个年头,技术背景和投资人出身的雷军,先后凭借“飞猪理论”在不到十年内,就将小米带到了财富的全球500强。

所谓飞猪理论,按照雷军的原话就是:创业,就是要做一头站在风口上的猪,风口站对了,猪也可以飞起来。

而小米的十年创业史,就是飞猪理论的完美诠释。

2007年的时候,在谷歌的主导下11月份成立了手机开放联盟,整个联盟里面的企业都为如何做出更好的安卓手机服务,随着联盟的成立,手机生产的各种零部件标准得以统一。

所以,到了2010年的时候,手机的模块化程度已经非常高,直接改变了做手机必须涉足硬件技术领域的现状。

(来自小米官网)

看到时代大势的雷军,在充分了解魅族模式后,于2010年4月6日带着黎万强、林斌和其他四员大将,成立了自己的手机公司小米科技。

据二流科技达人了解:

硬件领域一直是中国手机产业的最大短板,2000年后的互联网热潮里,受到人才限制,中国的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产业,都是以网站建设和APP开发撑起来的,程序员群体世界第二,但芯片、高精度机械和核心原材料等领域,人才却屈指可数。

人才缺失:一是缺少资本的土壤,二是那时国内的芯片产业一穷二白,没有人能带出新人,形成新生人才的造血,也自然没有后来者。

所以,小米公司成立之初,选择的差异化切入点,就是雷军的老本行——软件。

2010年8月16日,还没有小米手机的小米科技 ,就推出了第一代MIUI。

(来自MIUI官网)

基于这个中国用户定制的UI系统,2011年小米刚刚推出小米1,就瞬间引爆了手机市场。

看到小米在MIUI上的成功,联想在2011年决定为自己的手机启动软件生态建设,而常程就是当时联想手机在功能生态建设项目上的负责人。其中我们至今都在使用的茄子快传,就是那个时代常程带领过的项目之一。

2011年,基于林斌的人脉关系,小米和高通关系极度亲密。根据高通全球副总裁兼高通创投董事总经理沈劲的采访,高通在当年就投资了小米。

所以,凭借着小米前8年,一共完成了9轮融资的历史来看。不缺钱、又有安卓阵营SOC老大高通的支持,小米在2014年就成为了中国市场手机出货量的第一名。

此时,联想手机尽管收购了摩托罗拉,但市场出货量已经难复往日繁华。所以,后知后觉的联想,紧接着在2015年又推出了自己的互联网品牌ZUK。

(来自geekbuying)

而联想派出ZUK的掌门人,便是曾经负责联想手机生态打造的常程。

事实上,按照ZUK完全效仿小米:“先发布操作系统,再发手机,打造核心粉丝群体”的玩法,2011年负责过联想手机生态建设和2014 年创办神奇工场的常程,无论在对手机行业的理解还是硬件的熟悉程度上,也确实最为合适。

要知道,常程作为联想的前副总裁,早在2000年就加入联想,并在很长时间,一直负责联想台式电脑、笔记本电脑和智能手机的研发工作。是实打实的,从硬件研发部门拼出来的管理层人员。

在常程负责联想电脑研发期间,曾有过带领北京、上海、厦门和南京四地,千余名研发人员共同打造联想移动终端产品的经历,这是常程的管理和技术底子。

2015 年 6 月,ZUK 品牌召开了首场发布会,也是自此之后,常程开始以手机从业者的身份频繁在微博现身,其中2018年以后,因为经常在微博和发布会与友商碰瓷,于是就被网友封了一个“万磁王”的外号。

但ZUK作为一个比小米整整晚了4年的新品牌,最终在与乐视、努比亚和360等新势力的厮杀中,因无法盈利而被联想解散。

在2018年1月,常程被调任MBG中国业务产品组织负责人,全面负责手机中国市场的产品定义及研发工作。

至此,常程的这段履历,已经被小米盯上了。

2、小米为什么需要常程

小米在常程离职一天多的时间,就宣布了常程的加入,显然小米已经宣示了我们需要常程的才华。

今天的小米,和2015年以前,大杀四方的小米不同。根据Canalys的数据报告显示:2019年小米前三季度的国内市场出货量分别同比下滑13%、20%和33%。

(二流科技达人自制)

事实上,这是小米在2016年以后,遇到的第二次重大滑铁卢。而造成滑铁卢的原因,则是互联网爆发增速的放缓,让手机性能出现过剩。

比如,小米2S时代,新手机的内存16G也依然够用,主要原因是当时的互联网产业属于蛮荒时代,一个APP 10几M就算大的,一首歌2M就算好的。

在全球移动互联网的大爆发下,手机APP的大小在不到10年内增长了数十倍,所以反馈到我们手机使用上的体验是:手机用上一两年就卡到无法运行。

所以,尽管当年的手机外观并没有多大的升级,但每年的新手机依然卖的火热。

只是,这一火热在2016年宣告了终结,那一年,随着国际知名调研机构发布2016年国产手机市场Q1季度的数据报告,从2013年市场小白到2014年和2015年国产第一的小米,并未续写新高,反而随着OPPO和vivo的强势崛起,手机出货量暴跌60%。

当MIUI不再成为小米手机的购买理由,当高通SOC的水桶机不在吸引消费者注意,显然小米这家原创始团队都从“互联网公司”出身,只用9年就走到世界500强的企业,比谁都需要一个能在硬件研发领域,带领小米去寻找新突破口的救火英雄。

而在ZUK任职期间,常程曾在联想带领着K860和K900两款与英特尔处理器合作的自主创新机型,与市场进行过浴血拼杀。所以,常程是手机领域,少有的经历过从新SOC到新的高端品牌(联想K系列)完全参与和统筹的“老人”。

(联想K900 来自壁纸吧)

这一履历,对于小米在5G时代开拓高通之外的第三方厂商而言,无疑将是小米在新产品、新变局的最好推动者。常程在ZUK、乐檬和联想K系统上的经验,目前来看都是小米转战5G,走出“性价比”固有印象所急需的能力补充。

和小米对常程能力的需求不同,在对外的宣传上,虽然联想从未放弃手机业务,杨元庆也多次强调,手机是联想的战略性业务。但根据联想2019年上半年的财报显示:公司移动业务收入仅有为30.12亿美元,在半年总营收的260.34亿美元中,移动业务仅占比不足12%,不仅规模有先,增长情况也早已陷入停滞。

其中,根据IDC的数据显示,在中国手机市场,联想手机的占有率早已不足1%,与前五名的差距十分巨大。

所以,常程转身小米背后,对常程本身而言,也是换到了一个更大的市场,去施展拳脚。

3、小米的困境

常程加入小米的契机,要从小米自身的矛盾讲起。

2016年是小米的寒冬,而2017年随着移动互联网的浪潮消退,手机市场第一次遇到了负增长,迎来了整个行业的大寒冬。

那一年,各家独角兽纷纷选择BAT栖身,创业卖身BAT成了一个创投圈和创业者的最终梦想,移动互联网格局已成,即便再有共享单车和共享充电宝这类新服务出现,也极少能在手机应用上,造成超负载运转。

按照小米粉丝的说法,2017年发布的小米6,今天还能再战两年。

(来自engadget)

所以,2017年以后,当手机流畅不再是最大的痛点,手机厂家开始变着花样增加卖点。

什么全面屏、双面屏、三摄、四摄和超级夜景、超级快充等等新功能,都是2017年以后开始集中冒出来的“伪痛点”。

在这个新赛道上,小米继续沿用着行业最成熟方案,做最好SOC水桶机,最终在小米8和小米9的“平庸”定位上,因为没有把控好用户需求,而与另外三家渐行渐远。

事实上,小米也曾做过水桶机之外的探索,比如2016年发布的小米MIX和今年直接放弃性价比战略后,新推出的CC 9系列。

但可惜的是:MIX 2和MIX 2S是一台对MIX 1代外观负优化的机型,等到MIX 3发售的时候,全面屏和磁悬浮的滑盖也已经做不了小米粉丝心中的MIX。

(来自哔哩哔哩 小火道长)

而CC9系列,虽然定位女性手机,但缺少“性价比”之外的产品研发经验,从CC9的整体销量和小米今年的出货量情况来看,俨然算不上成功。

按照此前一位手机从业者对二流科技达人的陈述:“小米今年的产品定位十分混乱,各个价位的机型区分并不明显,且新机型和原米粉用户差异较大。”

让小米销量收紧的原因有两个:受制于性价比的品牌定位是其一,华为和OPPO、vivo的进步是其二。

2019年随着小米官方对“性价比”执念的放手和2020年1月2日,联想老人常程的加入,都在暗示小米从产品突围的决心。

事实上,2019年12月,是个高管离职的小高潮。

除了联想的常程从联想退休,小米的联合创始人黎万强也在11月29日选择退休,作为小米初始创业团队的第三号人物,黎万强曾是小米社区的一手缔造人,并在任职期间写了《参与感》一书。

(来自 亚马逊)

而在米粉文化早已与往日不同的当下,黎万强的离开与常程的加入,显然并非巧合。

按照黎万强离职时雷军发布发的公告书显示:新一轮集团干部任命的背景在于,明年是小米5G业务的冲锋年,也将是小米推动“手机+AloT”的关键年,需要更强有力的集团管理支撑,需要干部轮岗机制持续带来的组织新活力。

但小米高层的频繁变动背后,俨然难掩急需转型的窘境。

4、小米的2020年之战

2019年作为小米在国内市场连连败退的一个年份,和媒体报道中小米国内市场暴跌的处境不同,小米至今依然维持着全球第四大手机设备出货商的地位。

而在2017年到2019年的手机寒冬中,小米的求稳背后,却在为2020年的5G大战做着攒钱的准备。

根据小米第三季度的财报显示,小米集团目前拥有300多亿的现金储备。

而在雷军年初喊出的“生死看淡,不服就干”之后,根据小米财报的数据显示:小米手机的硬件利润不降反升,并在今年第三季度达到了上市以来,历史最高的9%。

所以,小米结合小米连续近2年的财务数据来看,小米的求变是早有规划。

其中,在雷军2013年提出十年打造一个一千亿AIoT的目标至今,loT与生活消费产品业务,在去年第三季度时,也已经凭借29%的营收占比成为小米的第二引擎。

对此,雷军早在去年1月11日就宣布了“手机加AIoT”的双引擎战略。

如今,在小米积极转型背后,随着手机产品规划负责人常程的加入,小米在今年的大动作也才刚刚开始。

而结合黎万强离职时,雷军对“需要更强有力的集团管理支撑,需要干部轮岗机制持续带来的组织新活力”言论来看,常程不会是小米集团空降高管的最后一人。

对于一家9年走入世界500强的公司来说,现在的组织调整背后,是小米产品体系变革的前期动作,大概1年过后,小米无论成功或是失败,都会变成一个我们所深感陌生的新样子。

人已赞赏
手机

小米10或将下个月发布手机参数曝光共有两种版本

2020-1-4 11:05:32

嗮图手机

2020年的第一缕回忆,从Nokia翻盖手机开始

2020-1-4 11:18:39

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
    暂无讨论,说说你的看法吧
个人中心
购物车
优惠劵
今日签到
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
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
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