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5G时代了 这群人还想基站 它的辐射对人体健康真的没有影响

为了降低人们对基站的恐惧,移动运营商被逼出了新技能。

都柏林,两个伪装成云杉的通信基站

看上去,这就是两棵普通云杉,在爱尔兰都柏林,这类高大的乔木极为常见,所以当这两棵树混迹于密密匝匝的云杉林中时,根本没人会察觉到,这其实是两个经过精心伪装的移动通信基站。

惟妙惟肖的伪装,是移动运营商的无奈之举,自无线通信诞生以来,他们始终都在进行一场特殊的战争——那些坚信基站有害健康的人,视基站如洪水猛兽的人,穷尽手段只为阻挠基站落地,这些人,在中国有个响亮的称呼——“基闹”。

世界正张开双臂拥抱5G,但在一些国家,5G商用却让运营商与基闹的战争再度升级。

芬兰:6000人请愿反建5G基站

通常,每当人类社会出现一项新的技术,都会在大众中引发意见分歧,这几乎已是一种惯例。

从欢迎、接受到质疑、抗拒,人们的态度不一而足,这其实再正常不过,因为质疑和抗拒,源自对未知事物的恐惧,而这种恐惧从原始时代起就刻在人类基因之中,是人类保护自身的本能反应。

通常,随着大众对新技术的认知逐步增加,恐惧会被一点点打消,可也有一部分人,始终对新技术避而远之,这些人坚信科学家是为商人站台的演员,科普是为利益裹挟的谎言,所以科学家的每一次科普,只会让他们以更偏执的态度反对新技术,甚至最后变成为反对而反对,“基闹”,算是这部分人中的典型代表。

“基闹”是不分国界的。诺基亚的故乡芬兰,是全球最早实现5G商用的国家之一,也是“基闹”闹得最凶的国家之一。

诺基亚在芬兰埃斯波的办公室

今年3月1日,芬兰公民Helena Ertz发起了一份“禁止5G”的请愿书,要求芬兰政府停止5G建设,阻止5G基站的扩散。

反对的理由,并没有因为网络进化到5G而产生新意,Helena Ertz在请愿书上声称:“2G、3G、4G和Wi-Fi已经影响了人类的大脑,增加患癌风险,降低生育率,导致生殖器病变、学习能力和记忆受损,还会造成神经系统的疾病。而5G基站比4G基站更密集,基站较高的电磁辐射水平,可能会放大这些效应。”

Helena Ertz发起“禁止5G”的请愿书

由此可见,Helena Ertz反对的是包括5G基站在内的所有基站,照他的意愿,人类其实就不应该发明手机,也不应该使用无线网络,可是目前为止,这份请愿书竟然已经收集到超过6000个支持者的签名。

按照芬兰法律,Helena Ertz必须收集到5万个签名,才有机会让议会正式讨论这份请愿书,芬兰“基闹”队伍还有待进一步壮大。

美国:小城立法反对部署5G设备

在这场反对5G基站的战争中,美国部分地区的基闹已经取得决定性胜利。

美国旧金山湾区,是全球科技产业的中心,可是去年9月,在位于旧金山以北数公里的小城米尔谷,市议会已经投票决议,反对在该市居民区周围部署小型微蜂窝5G无线设备。

议会的145票中,只有5票支持建设5G基站,因为城市居民认为基站辐射会增加罹患癌症的几率。尽管,移动运营商一直在强调基站与健康状况并无关联,况且相比于4G基站,5G基站辐射量大大减少,但这都无法消除居民的担心。

马林县的圣拉斐尔市中心举行反对5G集会

在米尔谷所在的马林县,包括圣安塞尔莫和罗斯在内的其他小城,也都以健康为由对5G基站建设表示拒绝。

米尔谷基闹的胜利,是全美国基闹的胜利,也是一种最好的激烈。上个月,一群孩子的家长,在美国长岛的Verizon(全国第一大移动运营商)门口举牌抗议,他们发现自己的社区里一夜之间增加了多个小型基站,这些家长都来自一个名为Citizens for 5G Awareness的组织。

家长在Verizon门口举牌抗议

该组织的创建者是亨廷顿大学的教师黛比•波斯佩尔,两年前,她在自家后院五英尺处的电线杆上,发现了一个小型基站以及无线微波天线。

黛比马上行动,花了一天的时间,将孩子们的床移到房间的另一边。

组织创建者亨廷顿大学的教师黛比•波斯佩尔

“每晚我亲吻孩子们道晚安时,我都在担心。” 黛比说,“我不敢想象,被迫长期暴露在这种危险下,他们的健康会出现什么样的问题。”

“根据国际科学界的共识,来自无线设备和网络(包括5G)的射频能量尚未被证明会导致任何健康问题。”代表美国无线通信行业的电信行业协会(CTIA)一再表示,该技术是安全的。

然而,两年过去了,基闹们依旧在抗议。

战争:伪装基站逼着基闹进化

为了尽可能降低人们对基站的焦虑,美国移动运营商被逼出了一项绝活,他们设计出无数伪装方案,以便让基站毫无声息地融入环境之中,只要人们看不见这些基站,自然就不会产生焦虑,更不会抵制抗议了。

不得不说,这些伪装方案,再次证明人类的想象力是没有边界的,比如:

远看树上面的“鸟窝”,实则是一台台设备

佛罗里达州教堂十字架上的基站

伪装成“空调”外机的基站

一棵过高的“棕榈树”耸于正常树木之上

跟周围的松树比,中间这棵的绿显得过于假了

被称为最成功的塔是这个“仙人掌“,它可以合理地建在沙漠中

伪装成教堂钟楼的一部分

伪装成美国国旗旗杆

不过,道高一尺,魔高一丈,移动运营商大概也没有想到,当基站进化出各种伪装时,基闹也进化出了火眼金睛,甚至还出现了一群被高科技武装的基站猎人。

播放GIF

Youtube上,一位基站猎人正在搜寻基站,他的利器,是手中那台电磁、微波辐射测量仪,这台型号为Trifield Meter Model 100XE的仪器价格超过5000元。

播放GIF

突然,表盘上的指针剧烈左右晃动起来,镜头往上一升,只见松树群中混进了一棵高大的、装有5G设备的树,猎杀成功。

播放GIF

另一个大胡子大叔,则以开着车寻找街边奇特的“基站树”为乐。

播放GIF

他还拍了一段段VLOGS,告诉大家怎样识别这些高度伪装的基站。

和解:运营商退出后基闹反悔

如果伪装基站也被识破,移动运营商通常只能选择退出。

去年,在美国科罗拉多州丹佛市,Riviera公寓前几英尺的位置竖起了一根两层楼高的绿杆,这是Verizon安装的网络天线,用以加强这片区域的手机信号。果不其然,这根树在公寓门前的绿杆,遭到附近居民的强烈不满。

Riviera公寓前的绿杆

面对基闹,运营商选择退步,决定拆除绿杆,但事后基闹们又后悔了。居民Brad Cameron表示,“不得不承认,这个绿杆确实提升了手机信号,网速也变快了。”对于之前的基闹之举,Cameron辩称自己担心的不是影响健康,而是怕以后看到的不是森林,而是一片绿油油的基站。

丹佛市议会听取了这些人的建议,政府鼓励运营商与电力设施公司合作,更多利用电线杆、路灯来完成5G基站的建设任务。

美国蒙大拿州白鱼市,也规定基站的外观设计,必须匹配当前的社区景观。例如,如果运营商想将基站放置在灯柱上,他们必须与当前装饰性路灯匹配。

不过,从运营商那些充满创意的伪装方案可见,美化基站根本不是难题。

说到最后,基站辐射对人体健康究竟有没有影响?其实早在2008年,世界卫生组织(WHO)就表示:没有任何研究证明人体接触基站辐射会产生不良健康后果。

而且,为了加强电磁环境管理,世界各国都制定了电磁辐射的防护标准。就拿我国的标准来讲,基站通信频率在30MHz-3000MHz之间,功率密度需小于0.4w/㎡。相比之下,美国和日本的标准是6w/㎡,欧洲地区的标准是4.5w/㎡,都远高于中国的标准。

而且,另一个常识是,如果没有了基站,手机反而会放大发射功率去查找信号,产生的辐射会强于平时。

当然,即使事实摆在眼前,也可以想象,基闹的故事未来仍会继续。

人已赞赏
科技

谷歌走了 那苹果会走吗 它有没有离开中国的勇气 ?

2019-6-25 17:13:48

科技

互联网大佬的高考:马云数学1分 马化腾739分 李彦宏山西阳泉状元

2019-6-26 15:12:45

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
    暂无讨论,说说你的看法吧
个人中心
购物车
优惠劵
今日签到
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
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
搜索